男雙-中國-李永波-1.JPG
李永波,中國羽毛球隊總教練,他執教期間為中國隊奪得了八枚奧運會金牌,培養了56個世界冠軍弟子,現在,他正率領中國羽毛球隊朝著北京奧運會發起衝擊。

  “感謝支持我的人,感謝反對我的人,有那樣的舉動,才使得我變得更強,否則我不會變得更強。”李永波回憶執教十幾年的風風雨雨時用了這一句話來總結。

  2000年悉尼奧運會是李永波最艱巨的考驗,1998年部分隊員和教練認為李永波工作和經濟上存在問題,部分教練甚至退出了國家隊。“今天為止我也不會怪我的那些隊員,隊員是無辜的,他們參與過反對我,而是我把他們培養成世界冠軍的,他們帶著陰影生活,怎麼會幸福?現在我對那些隊員都很原諒他們,包括孫俊他們,他們當時還年輕,年輕是要付出代價的。”李永波說道。1999年四月初,國家體育總局確認李永波不存在經濟問題,仍然擔任中國羽毛球隊總教練,歷經一年的風波才日漸平息。

  悉尼奧運會上,當時中國第一混雙劉永/葛菲的出局讓李永波倍感壓力,這是張軍/高崚橫空出世,淘汰了世界第一組合金東文/羅景民,“張軍高崚他們那時候連前八名都不是啊,去的目的就是沖,打什麼樣算什麼樣,這麼一個目的,替雅典奧運會做準備的。”李永波對張軍高崚淘汰世界第一組合金東文/羅景民之後的表現說道。

  2000年9月18日,這是個值得銘記的日子,那天張軍高崚贏了,孫俊也贏了,驅散了籠罩在中國羽毛球的陰霾,李永波的執教壓力得到了釋放,這天也是他的38歲生日。“你們場上的表現時給我最好的生日禮物。”李永波執教七年最感慨萬千的時刻,酸甜苦辣都湧上心頭。

  1993年退役之後的李永波經過再三考慮選擇了留在國家隊當教練,作為大連人的他性格外向,國家隊內很多教練認為性格張揚的李永波不合適當國家隊教練。“當時很多國家隊教練反對我做教練,覺得我做不了一個好教練,性格外向,脾氣大。”李永波說道,“加上我是北方人,他們不太願意一個東北人,因為有中國羽毛球的那一天,都是南方人主宰的,沒有北方人的位置,北方人不會打羽毛球。”當時總教練王文教的支持下,李永波終於成為了男雙教練組的一個普通教練。這時的中國羽毛球隊陷入低潮,內部正在醞釀一場重大變革。

  1993年中國羽毛球隊賽場上的成績出現了大幅度下滑,教練組體現出了執教能力,老化上的問題,當時體育總局準備用新中國自己培養的教練,對教練組進行大換班。上任助理教練僅僅半年的李永波成為了副總教練,“我做一年,做得好,當總教練,做得不好,就再找一個新的總教練。”李永波這樣解釋自己當初的那個決定。

  “心裏面打鼓,很多東西不知道從哪里下手。”李永波承認自己經過了一段時間才適應這個角色,“每個決定都要琢磨很久,苦思冥想,要怎麼樣讓他們接受。”李永波剛上任時的訓練方法受到了一些世界冠軍的質疑,李永波不得不痛下決心:“我知道我不管,羽毛球隊就完蛋了,只能硬碰硬,不是你死就是我活,所以我才會開除那些世界冠軍,那是沒辦法了,我必須開除,經過再三的勸告,沒有辦法,必須開除。他們不恨我嗎?他們當然會恨我。”

  1994年廣島亞運會,蟬聯五屆的尤伯杯,整整一年在冠軍領獎臺上都看不到中國人的身影。一年後,33歲的李永波率領中國羽毛球隊參加蘇迪曼杯羽毛球賽,出人意料地奪得了冠軍。這座蘇迪曼杯不僅是中國羽毛球隊由衰轉盛的轉捩點,也是李永波教練生涯的轉捩點,這次勝利使得中國羽毛球隊重試信心,使得李永波贏得了更多信任和肯定。緊接著,中國羽毛球隊奪得了奧運金牌,葛菲/顧俊奪得首金,董炯也歷史性地站上亞軍領獎臺。

  9月21日,最大黑馬張軍/高崚站到了混雙決賽賽場上,這枚金牌的歸屬很大程度上將影響中國羽毛球隊的士氣,他們背負著中國羽毛球隊的命運。第一局張軍/高崚只拿掉1分,1比15落敗。“第一局我跟他們說放慢節奏,不要去搶,用球的弧度和時間來破壞對方的節奏。”李永波現場指導。第二局13比13時張軍高崚連續得分,扳平比分。第二局結束後李永波再度改變了戰術,最終張軍/高崚拿下了這枚賽前想都不敢想的金牌,創造了最大的奇跡和最激動人心的時刻。“他們的技術還不是很完美,技戰術運用不能說是世界第一。但是他們的意志品質和精神應該講是最好的。”李永波難以控制情緒,哽咽了,眼眶中難以抑止淚水。

  混雙決賽後的女單半決賽結果就給了李永波一個難題,丹麥選手馬爾廷淘汰了戴韞率先進入決賽,另一場半決賽在兩名中國選手之間進行。26歲的葉釗穎是中國戰績最佳的選手,1995年和1997年世錦賽冠軍,頭頂無數大獎賽和公開賽冠軍頭銜。23年的龔智超則是後起之秀,2000年一年就獲得大獎賽和公開賽冠軍。“你們倆一打半決賽,肯定累得你死我活,不論誰贏,對第二天決賽都是一個消耗,就沒必要消耗這場球了。”李永波冷靜地回憶到。

  羽毛球隊內部展開了慎重的討論和謀劃,1998年和1999年比賽的結果拿出來分析,葉釗穎輸得多,龔智超基本沒輸過。馬爾廷明顯表露出不想打龔智超,因為龔智超的防守她無法突破,不好打。在中國羽毛球隊的復興路上,葉釗穎功不可沒,獲得過蘇迪曼杯和尤伯杯等一系列世界冠軍,近年始終是中國羽毛球的第一女單。

  “執教這麼多年,我不太贊成讓球,每場讓球都有人受到傷害,讓誰讓球心裏都不太忍心。但在中國,我們最終目標是國家利益,葉釗穎和龔智超這場球,我們最終做出決定,動員葉釗穎讓球。承諾如果龔智超贏了,給葉釗穎相同的待遇,奧運冠軍的待遇。確實每個運動員都很難接受讓球,當時葉釗穎也哭了,不願意放棄,最後她還是哭著說尊重隊伍的選擇。”李永波也是感慨萬千。

  兩局8比11的比分結束了葉釗穎的奧運征程,而此時龔智超還不知道這一切背後的事情,“我本身自己是運動員,知道付出了多少才站到冠軍領獎臺上,讓任何一個人讓球心裏都很不忍心。”李永波對葉釗穎表示了感謝。最終果然龔智超擊敗了馬爾廷,為中國隊奪得了第14枚奧運金牌。之後的女雙決賽,中國隊包攬了前三名。

  最後一枚男單金牌,李永波並未抱太大希望,最看好的夏煊澤半決賽不敵葉誠萬。而進入決賽的吉新鵬奧運會前被教練組認為沒有競爭力,不被列入悉尼奧運參賽名單,一度被陳宏取代。“上午李富榮局長來宣佈名單,半小時前我說這個名單要重新考慮一下,夏煊澤孫俊戰勝這幾個人(主要對手)有沒可能?孫俊很難,夏煊澤沒有全贏過,只有吉新鵬在上半年把他們都贏過,如果吉新鵬能發揮很好,都贏了麼?教練聽聽也對,我就打電話給局長說,我們還要改名單,最終改了吉新鵬。”李永波的這個決定最終讓中國男單首次登上了奧運最高領獎臺。

  “我有個性是有個性,我不想隱藏自己,大家覺得我很張揚似的,我也沒有張揚到哪里去,我只是不想偽裝自己,活得那麼累。”這位將中國羽毛球隊從低谷帶上巔峰的總教頭和羽毛球緊緊地聯繫在了一起,“可能一生都不會離開羽毛球,不管是一線還是退下來,都不會離開羽毛球,他已經屬於我的生命了。”

  (新浪體育)

本相簿不能留言

好康快訊

    相片資訊

    本日人氣:
    0
    累積人氣: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