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矛:林丹在演荒诞剧 必要时与记者一起欣赏录像
事件回放 2008-1-30

  韩国羽毛球超级赛男单决赛,林丹首局21比4大胜,第二局李炫一23比21扳回,决胜局打成21平时,李炫一的一个疑似届外球被判成届内,林丹提出质疑,裁判不予理会。李炫一的教练李矛忽然从教练席站了起来,走到距林丹约2米处对林丹说了几句话,林丹便激动地冲了上去,将手中拍子向李矛扔了出去,裁判向林丹出示黄牌警告。最终,林丹以23比25输掉比赛。

  中国羽毛球队在本次韩国超级赛中仅仅获得了男双和女双两个冠军,更令人尴尬的无疑是,林丹在男单决赛中的与韩国教练李矛的激励冲突。昨天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李矛说:“当时我只是想把事情说清楚,这不能上升到是否爱国的高度。”

  “这只是我们的战术,不能上升到爱国高度”

  关于林丹和李矛的孰是孰非,或许很难说清楚。林丹在接受采访时,直言李矛激怒了自己。“首先他(李矛)的语言攻击我了,意思是‘什么球都判给你’。”尽管事情都过去了近24小时,林丹依然感到郁闷,“我觉得你们都赖到这种地步了,还能这么理直气壮的。他就是要和中国对抗,当时太激动了,就做出了反击的行为。”

  在林丹看来,由于李矛全场比赛一直在自己身后喋喋不休导致自己最终的“爆发”,“超级丹”也承认自己情绪失控,“我的情绪非常激动,非常想冷静下来,但是很难。”恩师李永波则站在林丹一边,“他的做法没错,因为李矛侮辱了他。”

  其实,郁闷的不仅仅是林丹,李矛也没想到事情会闹成这样。对于外界的言论,他也坐不住了,“说我不爱国是汉奸的都有。”

  “我想把事情说清楚。”李矛有自己的解释,“很多人不知道,是林丹先冲向我摔拍子我才发怒的。”李矛回忆道,“当时,我站起来了。我还没有说话,林丹就冲过来,摔了拍子。然后,钟波(男单教练)也过来了。我就说了一句‘你是不是要打我’,之后我们就被工作人员推开了。”

  对于自己站起来的举动,李矛认为并非挑衅,“其实,这只是我们的战术,我们需要向裁判施压,打羽毛球的人都知道。这不能上升到是否爱国的高度。”

  “韩国暂时还不能对中国队构成威胁”

  其实,刚到韩国执教没有多久,李矛就坦言,韩国队在奥运会上对中国队难以构成很大的威胁。这次,当冲突事件被“放大”后,李矛也依然坚持自己当初的观点,“韩国队暂时还构不成威胁。”

  即便说起弟子李炫一,李矛也认为他的实力依然无法与林丹相提并论,“林丹、鲍春来、李宗伟是超一流选手,而李炫一只是一流选手。只能说李炫一能够跟中国队形成一定的抗衡。但他不一定能够赢,但是要赢李炫一呢,也不是那么容易。”

  其实,李矛对于韩国队在北京奥运会上的前景并不乐观,“甚至可能拿不到一块金牌。”不过,李矛相信韩国队将令中国队越来越难对付,“就说李炫一吧,现在,他的排名已经升到世界第16位。未来,他打进世界前10并不是难事。”

  “我离开中国队十年了,我不了解现在的中国队”

  中国羽毛球队结束冬训后,接连在马来西亚和韩国遭遇低迷。尽管,成了中国队的对手,李矛却对此并不关心,“中国队的问题别问我,我并不了解现在的球队,我离开中国队都十年了,队里这批球员我都没带过。”

  在李矛看来,现在他的责任就是带好韩国队。“现在,韩国队的训练质量很高,而且最大的优势在于,球员没有什么压力,面对一些强手,他们就是抱着冲一冲的想法打比赛,这反而令他们没有心理上的包袱。”

  不过,李矛也坦言,近来中国队成绩的低迷也可能是状态没有恢复到最佳,“好像张宁等球员有伤,其他的队员并不在最佳状态,而马来西亚、丹麦等国外选手状态不错,应该说,中国队的实力还是最强的。”


在林丹以及中国队对“林李冲突”发表正式的声明后,正在备战汤杯预选赛的李矛通过国内网站看到了林丹接受采访的内容,李矛的评价是:“他们的表演相当搞笑,简直就是一出‘荒诞剧’,甚至荒诞得有些反逻辑。”

  钟波在所谓的“冲突回放”中说,是我从教练席上站起来,向前走了两步,对着林丹指指点点,情绪激动地说了一些什么,林丹才会有如此激烈的发应,所以对着李矛将手中的拍子扔了出去。我真佩服他的创作能力,这一点我甘拜下风。我的记忆是这样的,当林丹对主裁的决定提出异议时,我面向主裁给予提示,至于是肢体语言还是口语,我记不得了,但脸一直是面向主裁的,根本没有转向林丹一方,更没有什么指指点点和言语指责。

  如果我的记忆没有出现短路的话,那场冲突我只说了一句话——“是不是想打我?”这是林丹朝我扔出球拍后进行的正当言语自卫。按照林丹的说法,我语言的表达和情绪,就是要和中国队对抗,而且还带着一些脏话。这句话真富有创意,我还要好好感谢他,因为他没有把脏语说出来,多少给了我一点面子。但让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是,当时钟波就在我的身旁,距离大大近于林丹,他却一点没有看清我说什么。还有,韩国队助理教练安在昌一直在我身旁,我们相互间要大声说话才能听得见,难道林丹真是千里耳不成?

  钟波说,规则规定:现场指导的教练员是不允许离开座位的,先站起来的是李矛,向前走了两步先骂林丹的也是他。事实上,我一直立在自己的座位前,只是林丹扔出球拍后,我才向前跨了几步进行指责。如果说我“越位 ”,那我倒要问问他,他是怎么突然出现在我身旁的,那个地方离他的席位可不是一步两步的距离。

  当然在事实面前,他们的回应即便再富有创意,也是徒劳的。因为场上的黑衣法官肯定不会欣赏他们的想象力,他为什么只将黄牌赐赏给林丹一人,这就是最好的回答。

  最后,我也提醒他们一句,如果有必要,我会带上录像带拨冗赶回国内,与记者朋友们一起欣赏这场冲突的前因后果。

李矛:擊敗中國隊我並不開心 回國執教一分錢不要

2008-1-31 來源:半島晨報 作者:甄實

 因為李矛和中國羽毛球隊的矛盾,他在中國羽毛球界無法立足,不得不漂泊海外,長達10年。他拒絕改為韓國國籍,拒絕學韓語,“打敗中國隊是為了證明我的能力。”

  “如果回國到省隊執教我也願意”
  李矛,原中國男單主教練,現韓國男單主教練,這幾天成為了體育新聞的焦點人物。在剛剛結束的韓國賽上,中國隊一號男單林丹與李矛發生衝突,差點打了起來。各大門戶網站上對於此事的評論多達幾千條,有人認為林丹不該發火,即便是受到了不公正的待遇;也有小部分人喊出了李矛是“賣國賊”,近日記者通過MSN採訪了事件的當事人李矛。

  這些年在馬來西亞、韓國這些國家輾轉漂泊,李矛無時無刻不在思念著祖國,他說:“我擊敗中國隊,是為了證明自己的能力,證明中國隊需要我,如果能回中國隊執教,我可以不要一分錢,即使只是在省隊執教,我也願意。”

  矛,兵器也,長柄有刃,為兵刃中最長之物。這麼些年的漂泊,黯淡了刀光劍影,但李矛歸國的心卻一日未減。江湖中人,不論藝高藝淺,共同的願望就是有朝一日衣錦還鄉,李矛同樣如此。

  “擊敗中國隊我並不開心,執教韓國是我的謀生手段”
  韓國公開賽,李矛的弟子擊敗了林丹,李矛有一些激動。林丹回應說,正是李矛的那種激動,讓他感到受到了侮辱。林丹說:“你們靠裁判贏了球,還要理直氣壯。”

  李矛說:“我根本沒有說林丹什麼,我只是替李炫一感到高興,他的發揮真的很好。”李矛曾經是很欣賞林丹的,記者曾經讓李矛分析過現在的世界男單格局,李矛當時對記者說:“林丹還是最強的,奧運會他拿金牌的可能性有50%”。這是李矛客觀的評價,他認為林丹從各方面來看,都具備了奪冠的條件。

  不過現在,李矛不想再提林丹。李矛執教中國男單的時候,林丹還是個在省隊的小隊員,按輩份來說,林丹該叫李矛一聲老師。

  但是不愉快的事情卻恰恰發生了,在中國的一號男單與原中國男單主教練之間,像是一個諷刺一樣,李矛有些自嘲地說:“我當了這麼多年教練,走了這麼多地方,還是第一次遇到這樣的事情。”

  1月27日事情發生當晚,李矛就上網流覽了關於此事的報導,一些網友站在李矛這邊,這讓他感到欣慰,而一些網友的攻擊則讓他感到心痛。

  李矛說:“他們以為我擊敗中國隊,我就真的很高興嗎?”李矛並不開心,因為韓國不是他的祖國,他說,在韓國隊執教,他只是當成一種謀生的手段,卻並不是他的事業。

  “堅決不學韓國語,從來不看韓國隊頒獎”
  固然,李矛也有著他的缺點,耿直、容易得罪人,但是在業務上,沒有人懷疑過李矛。李矛當年帶出了董炯、孫俊等一批優秀的男單隊員,對於執教男單,他有一套辦法,他說:“在中國隊的時候,我和隊員們關係都非常好,大家也都願意跟我在一起。”

  不過因為種種原因,李矛無法再在這個集體工作,於是他選擇了離開。李矛說,他不是個願意忍氣吞聲的人,不成功便成仁,這是他的人生法則。

  離開中國隊後,李矛去了韓國。在韓國隊,李矛依然特立獨行,他沒有學過韓語,他說:“我不會在那裏呆一輩子,總有一天我要回到中國,我幹嗎要學別人的語言。”

  也有朋友曾勸他加入韓國籍,但被他一口回絕了,連語言都不願意學,就更不用說加入韓國籍了。為了遷就李矛,韓國隊的隊員們就主動去學中文,為了方便與李矛交流。

  李矛還有一個原則,就是但凡遇到和中國隊的比賽,他一般不會進行現場指導,一般都是坐在看臺上看比賽,目的就是不想與中國隊直接對抗,而且韓國隊拿冠軍,李矛從來不看頒獎,一般都是比賽完扭頭就走,這一點曾經讓韓國羽協非常不滿,但是李矛不願意為此改變。



李矛李永波恩怨十餘載

  從兄弟同心到反目成仇

  此次“林李之爭”事件的背後,隱藏的是一段曾經的好兄弟十五年的恩怨……
  “兄弟”同心 重鑄國羽輝煌

  1992年,曾輝煌一時的中國羽毛球跌落穀底。轉年,李永波“臨危受命”,從老一代教練王文教、陳福壽手中接過了國羽帥印。之後,李永波組建了年輕化的教練員和運動員班子,在當時的教練班子中擁有田秉義、李矛、李玲蔚等人。其中李矛作為男單主教練貢獻頗大,在他的指導下,中國男單湧現出羅毅剛、孫俊、董炯、陳剛這“四大金剛”,這些人都是中國隊第一次獲得蘇迪曼杯乃至此後的三連冠的主要功臣,尤其是第一次奪取蘇迪曼杯時,李矛與當時還兄弟相稱的李永波一起抱頭痛哭。

  但兩人卻在人生的軌道上漸行漸遠……李矛一度以“世界上最好的男單教練”自居,而眾多成績也讓李永波骨子裏的霸氣和控制欲無限膨脹,兩人矛盾漸多。

  亞運交惡 國羽將帥失和
  曼谷亞運會前,對於李永波的管理方式,李矛忍無可忍。當時李矛在國家隊帶的董炯,本是1996年亞特蘭大奧運會上男單亞軍,但在國家隊逐漸失去了主力位置。

  曼谷亞運會,董炯在男單決賽裏打敗對手葉誠萬奪冠。賽後,李矛一傾苦水,指責李永波在隊伍管理上的隨便和對待教練員上的霸道,此後李矛的一句“功成名不就”,李永波的一聲“我稱職”,使得中國羽毛球隊將帥失和成為了公開的“秘密”。

  彈劾不成 李矛遠走海外
  1998年爆發了“集體彈劾行動”。亞特蘭大奧運會後國羽參賽隊員遲遲未拿到獎金,部分教練和隊員開始懷疑隊中存在經濟問題,再加上對李永波一言堂的工作作風不滿,包括李矛在內的多名教練員于1998年3月上書有關領導,當時國家隊內的教練,除李永波的昔日雙打搭檔田秉義外,全都在聯名書上簽了名。

  之後乒羽中心公佈了調查結果,內容是“李永波個人不存在貪污和挪用公款的問題,他主要負領導和管理不善的責任。”李永波的總教練位置沒有絲毫動搖,之後,中國羽毛球隊開始實行改革,即單項主教練聘任制,李矛主動向上級打了辭職報告,其間李玲蔚、林詩銓、陳躍、周金燦等功勳教練接連退出國家隊,曾爆出了不小的風波。

  恩怨難了 選擇繼續戰鬥
  1999年在韓國羽協的邀請下,李矛遠赴韓國執教,培養出孫升模和李炫一等球星。在2002年亞運會上韓國隊更是以4枚金牌的成績成為大贏家。

  值得一提的是,李矛到韓國兩年多的時間,沒有把家人帶過去,也不學韓語,目的就是不想永遠在外邊,自己還想為國家做點事。




本相簿不能留言

好康快訊

    相片資訊

    本日人氣:
    0
    累積人氣: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