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單-香港-王晨-1.jpg
无论是技术天赋,还是身体条件,王晨都是同时代球员中的佼佼者。一帆风顺地从上海市少体校升到国家队,她相信自己将是未来的统治者,她也比张宁、龚睿娜、周蜜更被人看好。事实上,她离开中国队的时候就已排名世界第三。如果你问她当初忍忍留下来了,结果会不会不一样?“没有如果!”回答仍然是王晨式的决绝。

  周蜜是被中国队弃用的,而王晨说她的离开是“炒了国家队的鱿鱼”。1998年尤伯杯前,知道自己的参赛名额被用来“照顾”老将韩晶娜时,王晨拍了李永波的桌子愤然离开,落下了一个“不识大体”的恶名。相比周蜜、龚智超这些普通人家的女孩,王晨出生于一个条件优越的家庭,同一批的队友们说她“小姐脾气,但是个挺仗义的人,直爽,有什么说什么”。还在上海队的时候,这个小姑娘就敢为好朋友出头和教练吵架。

  澳大利亚、新加坡转一转,因为陈智才的一句“想来的话,就来试试”,王晨最终落户香港。“当初其实我的选择较多,来香港还是觉得离家比较近吧。当时香港也回归了,所以我一直都在给中国打球,不在国家队而已。”

  王晨的家人说,这些年的波折让她成熟了不少,经历点磨难对她来说是好事。也许是性格脾气的原因,王晨在同龄的球员中并没有太多朋友,也不像周蜜那样喜欢呼朋引伴。当初周蜜来香港时,王晨也只是淡淡地表示:“欢迎她来香港和我一起打球。”

  但面对年轻球员,王晨一直都很亲切,亲切得让同乡朱琳都想叫她一声“师姐”。最终,朱琳不仅没有叫出口,还剥夺了“师姐”唯一一次夺得世锦赛冠军的机会。

  21比8、21比12,王晨看着朱琳站上了比自己更高一阶的领奖台,“这是我最后一届世锦赛,我没能拿下来,确实很遗憾,但是我尽力了。朱琳发挥得很好,我祝贺她!” 赛后王晨接受采访时,语气平淡而真诚。

  有人说,王晨只有在面对张宁、谢杏芳的时候才会拿出真正的实力,也有人说,王晨是近年来给中国队制造最多麻烦的人物,但王晨都摇头否认了,“我现在打球没必要去针对谁,大家都面对着那么多对手,没有必要去针对几个人,太累了。”与张宁和谢杏芳的交手战绩,王晨都处于绝对劣势:从1994年起,她有12年的时间没有赢过张宁,国际羽联的交战记录为3胜14负,而在国际羽联的比赛中她从未战胜过谢杏芳,赢过的两次,一次是多哈亚运会,一次是江苏十运会。

  王晨说,过去的一切她都可以不放在心上了,唯一难以原谅的只有十运会被“做掉”的事情。“我没想过他们会做得那么绝!”王晨的母亲说,那次的事情对她的打击很大,十运会后全家人陪着王晨在国内旅游散心,很长一段时间,她的情绪都很低落。再次来到广州参加中国公开赛的时候,她说:“我不会再参加任何国内赛事,中国公开赛是国际羽联举办的,所以我会来。”

  今年广州,她也来了。第一轮她和张宁都别着红色的发卡上场,都顺利晋级。只不过回到训练馆,即使是擦肩而过,也不会招呼对方。做完放松后,她开始给中国男队的陈金当陪练,几个网前回合不过瘾,王晨发动后场的进攻,但还是被陈金连续几个下压球打得弯下腰,只有一边笑,一边喘气的份儿了。正说着“不行了,”但一会儿缓过劲来,王晨又挤开陪陈金练球的张军,“再来!再来!”

  再来,应该是2008年了,“奥运冠军,以前特别想拿,现在也还是想拿,但开始明白了,其实体育不光光是输赢这么简单。”2006年,王晨当选香港最受欢迎的运动员;2008年,她是香港最接近奥运会金牌的运动员。

  羽毛球大师杯不是国际羽联的系列赛事,王晨也不来,但皮红艳和徐怀雯却是一定要来的,因为那是她们每年为数不多的回家机会。

本相簿不能留言

好康快訊

    相片資訊

    本日人氣:
    0
    累積人氣:
    0